Banner
电销网络诈骗瞄上POS机 央行银联出手监管
- 2021-07-18 04:27-

  近期,央行营管部发布《支付业务风险提示》(以下简称《风险提示》)。随后中国银联《关于切实履行收单外包机构管理责任坚决整改违规拓展商户等行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两者直指近期个别收单机构及其外包机构虚假宣传、冒用其他机构、违规扣除商户交易资金等行为。此外,银联已约谈了相关收单机构,并责令其全面自查,彻底整改。

  通过网络、电话销售POS机被禁止多年,但始终难以禁绝。随着网络销售POS机遭到一定打压,一些机构代理商管转向电话、短信销售。

  《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和机构人士了解到,随着存量POS机市场饱和,竞争进一步白热,通过违规手段争抢客户日益泛滥。除了因为电销、网销渠道本身比较容易隐匿之外,收单机构尽职审查不足、受理终端与资金结算管理不到位也是关键。

  “您的POS机需要升级了,请提供地址我们免费邮寄。”“您的POS机存在跳码风险,现在我们回馈老用户,换发新机。”“这款POS机免费、刷卡费率低,只需0.38%,资金秒到账。”去年年底以来,面向POS机用户群的类似营销短信或电话轰炸开始频密。

  央行营管部风险提示中所描述的“套路”与此类似。“近期部分群众接到某支付机构外包服务商的POS机业务推广电话,沟通中,业务员承诺使用POS机仅需缴纳99元押金,且可于收到POS机‘激活’后当日退还。而用户‘激活’POS机后刷卡支付押金后相关资金未能正常结算到账;该外包服务商业务员后再次引导用户多次在机具上刷卡付款,相关资金均未依约结算。”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各大投诉网站有关用户被骗POS机押金的案例明显增多,仅黑猫投诉上以“POS 押金”“电销POS”等为关键词搜索就近7000条投诉。

  通过互联网、电话等渠道销售POS在多年前已被监管明令禁止。但监管罕见针对此问题进行单独风险提示,也反映出此轮风险抬头有其特殊背景。

  电销网销的风险并非直接来自渠道。北京一家支付机构市场部高管向记者透露:POS机电销此前多为单纯“切机”,即不同机构代理间争抢客户。大多数POS机为保证交易量均有一定押金限制,但这需要在销售前明确。目前出现的问题是一些代理商以免费为由诱导客户,不事先告知,此后强行扣除押金或多次扣费,这就涉及了欺诈。

  今年以来,央行、公安部均进一步强化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打击跨境赌博、电信网络诈骗的指示精神。据记者了解,在此背景下,传统“切机”出现向电诈转变叠加的苗头,受到了高度关注。

  一位上海第三方支付人士告诉记者在电销网销形式中,客户信息来源通常多为非法渠道购买的客户信息,或通过支付机构内部人员倒卖、或通过技术手段截获用户注册信息。这些信息如果只用于营销和争抢客户则已,一旦信息被不法分子利用后果则难以控制。“去年徐州‘5·13’事件就是因为下游倒卖个人信息进行诈骗,进而引发公安直接调查,带走了多家支付机构人员。”他表示。

  记者注意到,在此次营管部和银联接连发声前,海科融通、嘉联支付等机构在今年5月先后发布了声明和处罚安排。其中,海科融通对违规代理商罚款10万元,并在整改审核通过前无限期终止该代理商合作资格;嘉联支付则对违规代理给出了处罚5万元、禁止新增商户入网、回收所有绑定机具等较为严厉的处罚。

  “一些资金需求强的商户通常人手几台POS机,市场存量几乎饱和,增新压力越来越大,想快速开拓业务,电销较之‘扫街’拓客有更高‘精准度’,在存量竞争的红海中控据客户的性价比更高,这也让电销POS市场越来越大。”博通咨询高级分析师王蓬博表示。

  此外,据记者了解,随着前几年的补贴圈地结束,支付机构盈利压力增大。去年以来,大部分头部收单机构都提高支付费率,或推出新的代理商分润政策,“目前部分POS机的费率甚至超过了0.69%+3元/笔。在费率上涨的过程中,切机通常存在较强市场空间,以低费率更换POS机被抓住空子。”前述上海支付人士表示。

  此外,支付机构对代理商管理仍然存在主客观的挑战。前述支付机构市场部人士对此表示苦恼,“电销的治理是老难题,收单生意难做,即使停掉了与某家代理的合作,其转头又可以去找另一家机构,如果是大代理商,我们自己的业务也受影响。”

  一家深圳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电销均为业务员私自通过电话进行销售,支付机构较难精准监测到通过电销展业的业务员。

  但监管显然认为对于这种乱象支付机构“难辞其咎”:营管部在风险提示中就指出,此风险“暴露出个别支付机构在银行卡受理终端管理方面不严格,对合作外包服务机构的市场准入把关不严,约束不到位,在资金结算管理方面存在制度执行不到位等问题”。

  记者注意到,针对电销风险的声明以收单为主的支付机构几乎年年要发,但针对电销POS的投诉却持续至今,这也一定程度反映出支付机构管理效果确实有限。

  “很多机构迫于生存压力,只要不出现大风险和群体事件,多卖自己品牌的机器总归是好事。支付机构内部从业者与外部代理往往又存在众多利益纠葛,难以有效管理。”前述上海支付行业人士表示。

  前述支付机构市场部高管告诉记者:机构通常会根据用户反馈和投诉内容再约束,很难反向监管。“我们公司有四五个客户全天专门对接投诉,但也处理不过来。违规严重的代理最终机构通常会选择终止合作。”

  支付机构通常会如何管理约束代理服务商?海科融通方面向记者表示:外包机构如果存在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或自律管理规范行为的,可分别采取警告、约谈高级管理人员、强制性培训教育、公开谴责、通报批评等。

  嘉联支付方面回应记者称:针对前段时间个别外包服务商行为,已约谈涉事方,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并通过发布风险提示函警示其他合作外包服务商引以为戒。如果在监测过程中发现公司外包服务机构存在违规或违约情形,会立即约谈外包服务商,根据其违规情况,采取停止展业、限期整改、罚款、终止合作等处罚,并追究外包服务机构的违约责任。

  在某支付机构代理商看来,电销、地推骗押金,支付公司也应该扛起责任。“比如可以在硬件上明确显示押金金额,并且提示该笔费用不退;在商户协议中明确写明服务费、流量卡费不退;明确商户费率,写明低于这个费率是商户处于优惠期等措施。”

  中国经营报旗下垂直于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全媒体平台。已经入驻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百家,网贷之家,新浪财经头条、网贷天眼、网易、腾讯等媒体平台。致力于为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和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内容产品。

  中国经营报旗下垂直于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全媒体平台。已经入驻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百家,网贷之家,新浪财经头条、网贷天眼、网易、腾讯等媒体平台。致力于为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和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内容产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3261823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