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2020年:跨区作业的6种新玩法
- 2021-03-26 16:24-

  新一年的收获季已经到来,疫情虽然还没有完全结束,但是没有什么能阻挡农机跨区作业的“滚滚铁流”。

  3月中旬,已经有上千台联合收获机从全国各地聚集于苍山洱海,迫不及待地要开镰收割第一束麦子、第一棵油菜。再过1个月左右,从四川的凉山州、攀枝花市开始,由南到北,跨越十几个省份,持续八九个月的全国性跨区作业就要开始了。

  那么,在农机后黄金时代,跨区作业还有没有必要?跨区作业还能不能赚钱?2020年的跨区作业又该如何开启呢?

  在农机行业,没有哪个单一市场有国内跨区作业的规模和体量,也没有哪个市场能对农机化发展、用户的购买决策、厂家的战略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

  虽然每年都被唱衰,但是每年都会有效率更高的机器和更优秀的人投入到跨区作业这个充满魅力的大市场。

  2005—2019年,15年的时间里,参加“三夏”跨区作业的联合收获机每年规模不低于25万台,其中2019年是27万台,和2007年基本持平。

  数据本身显示跨区作业是在走下坡路,这是否意味着跨区作业市场在萎缩呢?事实并非如此,要透过数据看深层含义。

  第一,跨区作业收获机数量减少,但是总功率并没有减少。从下图可以看出来,2007年小麦联合收获机和水稻联合收获机主流机型的喂入量分别是2和0.6kg/s,而2019年是6和9kg/s,功率提高了2~3倍,效率提高了4~5倍,所以从功率保有量上看并没有减少。

  第二,种植小麦面积减少,“三夏”并不能完全反映跨区作业的机器总量。“三夏”跨区机收主要是以油菜和小麦为主,而“三秋”跨区作业需要更多的机器,所以也不能得出跨区作业机器比以前少的结论。

  从整体看,跨区作业市场仍是国内最大的作业服务市场,每年参加跨区作业的机手收益也高于其他。

  很多想通过搞农机作业服务赚钱的机手第一选择是跨区作业,另外跨区作业的机器更新换代更快,所以企业也都不会忽视这个市场。

  受疫情影响,2020年预计到“三夏”跨区作业结束,联合收获机的供货仍无法恢复正常,也就是说会有一部人买不到新机器,同时外出作业仍会有很多不确定性,所以会有一部分人放弃远距离跨区作业。那么,2020年的跨区作业到底应该怎么“玩”?

  从整体看,上半年联合收获机货源紧张,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如果排产时间太紧,生产出来的机器有可能会质量不稳定。

  农时不等人,热忱于一年换一台机器的跨区老机手也只能把征战多年的老伙计好好调整一下,投入新战斗了。

  参加长途跨区作业的基本上都是职业麦客,每年基本上都是固定路线,熟悉的用户和有保障的收益。

  但2020年,笔者建议远途跨区作业的车队或机手要调整一下行程和路线,能不走远路的就中短途作业。

  一是疫情并没有结束,总还是有风险的;二是各地对疫情防控的政策和对人员流动的管控要求不一。另外受疫情影响,出门在外各种成本会更高。

  综合看,今年外出作业遇到的问题和困难会更多,且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建议最好是中短途或就近作业。

  碰天收、碰运气,漫无目的跨区作业的机手已经很难挣到钱了。现在跨区作业市场比较成熟,已有完整的产业链:种植户—经纪人—机手(作业队),很多地方已经形成订单式作业,切忌漫无目的碰天收。

  对于老机手,如果有确定的订单或作业的意向还不行,在出门前要和目标地的用户确认需求,并且打听一下当地的疫情控制情况和对外来人员的防疫要求。

  在河南、安徽、山东等地,收了小麦还要种夏玉米,所以那些提供“耕、种、收、植保、运”一条龙服务的机手和车队受欢迎。在四川、重庆等地,跨区作业机手还要将粮食运到农民家里。

  当然现在升级版本的一条龙服务就是土地托管。近几年,山东、河南、江苏、安徽等地原来干跨区作业的机手组团开始公司化运作,他们到以前跨区机收的地方从事大规模的土地托管服务,而收获作业只是其中的一个服务节点。

  另外,跨区作业市场里,作物种类也已经扩大到油菜、玉米、棉花、甘蔗、花生、中药材和牧草等。

  现在除了开联合收获机、插秧机,还有其他比较轻松的跨区作业可供选择,比如植保飞防。

  国内的植保无人机跨区作业已经是跨区作业市场里的新型市场,飞手群体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新势力。他们利用先进的通讯工具,短短数天就可以聚集几千人。

  与传统农机相比,机手的工作强度小得多。所以,近几年有很多原来干跨区作业的开始干起植保飞防,目前植保飞防也成为一个体量超过百亿元级的跨区作业市场。

  只有技术才能把人从沉重和繁琐的劳动中解放出来,由此我们可以拓展到自动导航或无人驾驶技术和设备。可以在跨区作业的机器上安装自动化、智能化、无人化的设备或配件。

  跨区收小麦的机手到了一个地方,只需要在地里打几个点,程序设定好后机器会自己去作业,粮食满了收获机自动到卸粮点卸粮,没有油了自己去加油,而机手则可以在旁休息。

  不要说以上是想象中的事,之所以你没有看到,只是因为“未来已来,只是尚未流行”罢了。

  当然还有其他更好的技术,比如共享农机。黑龙江种植水稻的用户通过滴滴农机可以预约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苏徐州的农机合作社,谈妥作业面积和价格,在约定的时间里徐州的机手会准时出现在黑龙江用户的地里,这也不是想象。

  说不尽的跨区作业,希望大家2020年跨区作业能有更好的准备,少走弯路,有更好的收益。F&M

  本公众号所发布内容,均受著作权法保护,未经授权转载、编译或摘要,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3261823154